心有千千结小说最新章节心有千千结免费在线阅读

 心有千千结小说最新章节心有千千结免费在线阅读 麻城教育网 http://www.machengedu.cn

……不对啊。万暮烟愣愣的看着窗外越来越繁华的景象,这里已经到了市中心繁华的商业圈了。那难道,这男人是想把她卖进夜总会?? 河北新闻网 http://www.hbgov.cn

第十二章 惩罚 头条新闻 http://www.itvgov.cn

窗外的雨还在不停的下着。万暮烟平静的坐在华丽的沙发上,听着屋外的一片鬼哭狼嚎。1436454517-9.jpg所以,这才是真实的邢泽恩吗?像之前佣人口中相传的,活阎王一般的邢泽恩? 万暮烟确实有些害怕。邢泽恩又会怎么对待她呢?是和那些佣人们一样,被毒哑了之后送到非洲的金矿,还是说,像之前一样她禁锢在这座大宅? 她不想死,她还要去救爷爷,她还要帮助爷爷去重振万氏企业,夺回属于她的东西,找万令娴和秦嘉和报仇! 邢泽恩施施然从屋外走了回来,他的身上滴雨未沾,优雅的仿佛刚从哪个宴会会场回来。此时,屋外已经一片寂静。相信那些被拉出去的佣人,很快就会出现在某一艘黑渡轮上,前往非洲。 那么,这是轮到她了吗? 邢泽恩离她越来越近了,万暮烟反而冷静了下来。不管怎么样,都死过一次了,她还怕什么?大不了就是再死一次而已! 有些好笑的看着沙发上一脸坚毅,仿佛要去就义一样的小女人,邢泽恩故意板起脸,再度抓住万暮烟的手腕,却小心的避开了刚刚被他捏出淤青的地方。 他刚刚有用这么大力气吗?这丫头之前在格斗室不是还挺能打的,怎么身上这么脆弱? “跟我走。”他刻意阴沉着脸,带着万暮烟就上了一辆黑色的车。 这是……要去哪儿?难道是要把她带到郊外去灭口吗?万暮烟后背寒毛直竖,不知道该怎么做,才能逃出去,或者说,哪怕逃出去了,又怎么逃过手眼通天的邢氏企业? “你,别想逃跑。你跑到哪儿我都能把你揪出来的。”看着小女人频频往窗外望,掩饰不住的焦急和恐惧,邢泽恩更觉有趣。这女人,怎么这么会瞎想?怕是已经在想他要把她带到哪个荒郊野外暗杀了吧? ……不对啊。万暮烟愣愣的看着窗外越来越繁华的景象,这里已经到了市中心繁华的商业圈了。那难道,这男人是想把她卖进夜总会?? 车子在一栋豪华的公寓门口停下。打开车门,把万暮烟从车里拽出来,邢泽恩眉梢带着好笑的神色,看着有些惊慌的打量着四周的小女人。 登上电梯,刷卡按下最顶层,邢泽恩随手把那张房卡丢给万暮烟:“拿着,这是我私人公寓的房卡。以后不在老宅住,住这边。” 老宅人多口杂,他一向不喜欢在那边多待。要不是发现了这个小宝贝,他才不会呆在那个阴沉沉的地方。 况且,万暮烟在老宅受了那么大的伤害,他似乎有些不忍心,让她再呆在那个地方了。 公……公寓?万暮烟没反应过来,难得露出了懵懵懂懂的表情。邢泽恩这是要干什么?为什么要把她带到他的私人公寓?还把房卡给了她? 电梯已经到了最顶层。 推开又一扇门,里面是看起来很舒适的大跃层,黑白灰的装修,阳台上甚至还有一个波光粼粼的泳池。 “你自己去洗澡换衣服,我煮点东西吃。”一进门,邢泽恩好像就完全放松了下来,随手指指浴室的位置,然后走向了角落的开放式厨房。 邢泽恩,自己煮东西吃?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新闻,万暮烟的眼睛几乎从眼眶瞪出来。她一直以为,哪怕是住在公寓里,这男人也应该是有数十个佣人众星拱月的服侍的! “快去,别让我再说一次。还是说,你想让我就这么把你的礼服帮你‘脱下来’?”看到万暮烟迟迟没有动,邢泽恩有些危险的挑挑眉,作势要走过来。 兔子一样,万暮烟飞快的窜进了浴室,留邢泽恩在外面嗤笑出声。 洗完澡,谨慎的裹好浴巾,万暮烟露出个头,看到邢泽恩专心致志的在厨房对付那锅面条,才小心翼翼的走出来。 “你……”你不是要惩罚我吗?万暮烟迟疑半天,还是开口了。话刚出口,就被邢泽恩打断。 “吃面吗?我刚刚下的,泡面。”端着煮面的小锅,邢泽恩高高的卷起了袖子,有些犹疑的看着锅里的可疑物体。 万暮烟蹭着边溜过去,锅里的面果然糊了,就说她刚刚闻到了什么味道! “这几天都没有叫保姆过来煮饭。”抿着嘴角,邢泽恩似乎有点不太开心。他刚刚宴会上就没吃什么东西,现在有点胃痛了。 “……给我找件衣服。”万暮烟有些无奈,虽然她也是大家闺秀,但是她还是学过几天烹饪的,就为了哄胃也不大好的爷爷吃饭。 穿上邢泽恩找给她的宽大衬衫,万暮烟再一次感叹这个男人的身高。这件衬衫,她完全可以当裙子穿! 打开冰箱,里面还有一些海鲜和蔬菜。没过一会儿,万暮烟就把煮好的海鲜面端了上来,顶上还盖着一只金灿灿的荷包蛋。 邢泽恩狼吞虎咽,几口就全吃下去了,他是真的饿了。 看着邢泽恩意外有些可爱的,毫不优雅的吃相,万暮烟忍不住在心中偷偷的勾起唇角。 这个男人,还真是有无数面不同的形象。时而狠厉的像地狱的恶魔,时而优雅的像高傲的帝王,现在,又像个还没长大的大男孩儿了。 “卧室在楼上,你先上去,我去洗漱。”甚至很自觉的洗了碗,邢泽恩把万暮烟赶上楼。 楼上只有一间卧室,看起来没有任何女性在这里住过的痕迹。窗外,市中心的夜景华灯璀璨,万暮烟的心中仍然有些忐忑不安。 这个男人,到底想要做什么?直到现在,他都没有提过一句,关于她对他隐瞒身份了的事情! 淅沥沥的水声停止。邢泽恩擦着头发,慢悠悠的走上来。 “你,就不想说些什么吗?关于我就是白绯玉这件事?”终于,鼓起勇气,万暮烟问了出来。 邢泽恩挑挑俊眉:“呵,女人,敢欺骗我,你当然要付出一些代价。”他随手丢下毛巾,逼近了坐在床沿的万暮烟。 来了!万暮烟紧紧闭上眼睛,以为等到的会是一巴掌,或者一脚。毕竟,那些下人都……! 她得到了一个湿漉漉的吻,还带着薄荷味道的牙膏清香。 一把将万暮烟推到在床上,邢泽恩有些得意的笑起来:“既然,你是我各种意义上的老婆,那么,还有什么惩罚比这样更合适呢?” 他随手撕下万暮烟穿着的衬衫。这女人穿成这样子,简直就是在引人犯罪!他从刚刚就一直想这么做了! 还没有完全擦干的大脑袋凑到了万暮烟的脖颈处,不重不轻的咬了一口。邢泽恩口中含混道:“这就是惩罚!” 大手游移到滑嫩的腰间,再次一拧:“这也是惩罚!” 被轻而易举的挑起了情欲,万暮烟努力的抑制住即将溢出来的呻吟:“窗帘……还没拉……” 不知随手按了哪边的按钮,邢泽恩随手甩下他穿着的浴袍,同时彻底的扯下了万暮烟的衬衫和内衣,让他的小女人完完全全的和他赤裸相对。 窗帘渐渐滑落下来,遮住了窗外的华灯灿烂,也遮住了室内的一室淫靡……×第十三章 白家清晨的阳光散落在床铺上,一室明亮。 万暮烟艰难的挪动了一下酸痛的腰肢,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。 床边已经没有那个霸道男人的踪影了,但是楼下有不小的动静传来。想必是在楼下晨练吧。万暮烟在浴室简单冲了个澡,穿上邢泽恩提前放在门口的大T恤和运动裤,看着镜子里的身影,还是有些忍不住面红耳赤。 这个男人,没想到,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‘惩罚’她!洁白的脖颈上还散落着几枚红红的吻痕,万暮烟抿起唇角,但又忍不住悄悄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。 这是不是说明,她对邢泽恩来说,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呢? 洗漱好了下楼,邢泽恩果然是在一旁的跑步机上运动。昨天太慌张,万暮烟没有仔细打量这边的设计。她环视着周围的装饰,难掩欣赏之意:“这地方是你自己设计的?” “对。”邢泽恩擦擦汗,从跑步机上走下来,简单的T恤很好的勾勒出了他挺拔的身形。随手捞过万暮烟,在她的唇角印下一个吻,邢泽恩毫不掩饰对这个小女人的喜爱。 当昨晚得知她就是白绯玉的时候,邢泽恩心中是有着欣喜的。这样,就省的他再去找出白绯玉,和她离婚了。 即使只相处了很短的时间,还谈不上深爱,但是邢泽恩也难掩对万暮烟的欣赏。工作迅速又精明,格斗室里面可爱的像只不服输的小豹子,宴会上穿上礼服的样子又艳丽的好似六月的太阳。怎么早没有发现,她居然是这样有趣的人? 这真是他有史以来遇到过的,最对他邢泽恩胃口的女人了! “对了,我想回趟白家。” 简单的做了早饭,看着恢复了优雅吃相的邢泽恩,万暮烟小心翼翼的开口。她还是有点怕这个男人,她也并不清楚,这个男人会不会放她回白家。 “……听说,白夫人是生了重病。”擦擦嘴巴,邢泽恩脑中迅速转过了前些天看到的,关于白家的消息。 白家一向以医疗事业起步,这次,白夫人生的病,连白家都束手无策,想必一定很严重了。 “今天下午,我陪你回去一趟。”思考一会儿,邢泽恩给了她答案。 万暮烟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。邢泽恩这是,允许她出去的意思了? “别这么看着我。你是我的情人,现在也是我的老婆,我可从来没有关过你,阻止过你出门。”被万暮烟的眼神盯的有些受不了,邢泽恩放下叉子,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。 门铃叮咚叮咚的响了,是老宅的女管家,本文网址花呗新闻网www.921695.cc,来送万暮烟的衣服。带着对下午和白家见面的紧张和忐忑,万暮烟紧紧跟随着邢泽恩,走出了这间公寓。 因为有了下午的事做动力,万暮烟处理文件的速度越发迅速。邢泽恩反而闲了下来,专心致志的看着认真工作的小女人。 每次,万暮烟开始这样工作的时候,身上都会不自觉地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势,工作速度越快,这种气势越明显,凛然的不像一个家族的小姐,反而像是执掌一方的女将军。 真有趣。好整以暇的换个姿势,邢泽恩认认真真的盯着万暮烟看,直到被万暮烟发现有人在偷懒为止。 “工作!你看看你批的这什么文件!”气势汹汹的把一叠文件摆在邢泽恩面前,气场全开的万暮烟根本都忘了自己还在害怕邢泽恩的事情了。 邢泽恩失笑,老老实实的拿起笔,开始更改刚刚他不小心涂在了文件上的小太阳。 很快,刚过了中午,万暮烟就已经把一天的工作处理完了。她假装毫不在意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邢泽恩,但是时不时飘过来的眼神已经暴露了她的内心。 好在,邢泽恩今天的工作效率也很高。确认过下午没有什么重要的会议,他爽快的穿上衣服:“走,带你回去。” 白家,坐落在一条长长的林荫道之后。根据白绯玉的记忆,白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分支,爷爷奶奶早逝,家中所有成员仅剩她和父母哥哥。 车子缓缓驶入宅院的大门,有佣人恭敬的来指引方向。万暮烟无端的有些紧张。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?万一,她不是白绯玉的事情被揭穿了怎么办? 忐忑间,白爸爸已经迎了上来。 “斐然今天去医院了,没有在,绯玉,你先过去看看你妈吧,她在花园里。” 简单的寒暄过后,白爸爸示意由他来招待邢泽恩,让万暮烟去找在花园晒太阳的白妈妈。 看着白爸爸眼中难掩的哀痛,万暮烟下意识的觉得,白妈妈的病十分棘手。她几乎小跑到花园中,看到白妈妈正坐在亭子里,耐心的织着一件小毛衣。 “……妈妈!”她没有控制住,低声喊了出来。 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白夫人,但是记忆中,白夫人对白绯玉无微不至的爱,让万暮烟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做母亲。 但是,可能也正是因为白妈妈对白绯玉照顾的无微不至,才导致了白绯玉柔软又有些懦弱的性格。 “绯玉啊,你来啦。”白妈妈长的很漂亮,即使因为病痛有些苍白,但也还是能看出,年轻时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。 “快来看看,妈给你的孩子打了几件小毛衣。哎呀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孩子穿上啦。” 毫无贵妇的架子,白妈妈就像最普通的那些母亲,向女儿展示着自己骄傲的作品。 “妈,不急,别打了,多费眼睛……”不自觉的,万暮烟的眼睛就红了。她第一次感受到,什么是母亲的爱。 “哎,你看我,都忘了。三年没回来,你一定很想吃李嫂做的荷叶羹吧?李嫂,李嫂,绯玉回来啦。快给她做点好吃的!”白妈妈慈爱的笑着,拍拍万暮烟的头,精神气色竟看着又好了几分。 “妈就是想你。你回来了,妈就安心了。没有跟邢少爷吵架吧?怎么看着又瘦了?” 絮絮叨叨的,白妈妈紧紧抓着万暮烟的手,不肯放开。唠叨着唠叨着,见到许久没见的女儿生出的兴奋劲头过去后,白妈妈慢慢的睡着了。 站在小厅的白爸爸看着这母女俩,缓缓的叹了口气。 “邢总,你看,能不能就让绯玉,在家住几天?” 他有些艰难的道:“她妈妈……可能,没有几天日子了。”×第十四章 葬礼阳光甚好。万暮烟平静的趴在白妈妈的腿上,母女两人被花丛包围,仿佛一幅传世的油画。 邢泽恩斟酌了一下:“白家都没什么办法了吗?到底是什么病?” 白爸爸摇摇头:“癌症,晚期,已经扩散了。” 别说白家,就是当今全世界,也没有几个国家能百分百说能够攻克这种致命的病症。 “……那就让她,在这里留几天吧。”邢泽恩微微蹙起眉头。他本来还以为,这只是一个白家想要带走白绯玉的借口,但是白爸爸的表情做不了假,整个别墅也都确实弥漫着一股哀痛的气息。 私心里,邢泽恩并不想把她叫做‘绯玉’。这个名字太柔弱,一点都不像她。相反,他更愿意叫她暮烟,不管这个名字到底是她自己编纂的也好,还是借鉴的也好,这个名字反而更像这个女人,暮霭中的青烟一般,绵延不绝,坚韧不息。 阳光似乎转移了,万暮烟小心的推着白妈妈,移到了另外一个阳光很好的地方。 她回想起,在万家的时候,她还很小的时候,妈妈病重了,也是这样,很可怕的病,爷爷想方设法都没有能挽救妈妈的生命。 那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万暮烟眼睁睁的看着妈妈,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随后,父亲就带着万令娴和她的母亲,耀武扬威的登上了万家的家门。 “只要,我还活着一天!你带的这个贱种,就一天别想进万家的大门!”爷爷愤怒的挥舞着拐杖,把门口的三个人赶走了。小小的万暮烟坐在床边,眼泪都没有擦干,傻傻的看着已经没了生命气息的母亲。 “……哎呀,我怎么睡着了。”白妈妈的自言自语把万暮烟从回忆中惊醒。她连忙蹲下来:“没事,太阳正好,我都忍不住打了个盹儿呢。” “哎,今天天气是很好,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的天气了。”白妈妈慈爱的看着万暮烟,眼中是浓浓的思念之情:“不过,今天可得把你大哥也叫回来,难得一家人聚齐,一定要好好吃顿饭!” 晚间,在用过晚饭之后,邢泽恩准备离开了,白爸爸喊万暮烟去送送他。 站在车门口,邢泽恩挑起嘴角,似笑非笑的看着万暮烟:“我都要走了,不说点什么吗?” “……又不是见不到了。”万暮烟垂着眸子,看着脚边的地面。 “白斐然那小子不安好心,总想让你改嫁,我可不允许。”邢泽恩危险的拖长了声音。 万暮烟蓦的红了脸:“不会的!想什么呢!” 蜻蜓点水般的,她在邢泽恩的唇边留了一个浅浅的吻:“一路平安,记得好好吃饭。” 害羞了一样,她飞快的跑回了屋子。 摸着唇边蠢女人留下的吻,邢泽恩坐在车上,忍不住扯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。 不同于第一次勾引他的生涩的火辣热情,这样浅浅的吻,倒才好像是万暮烟精明稳重皮子下包裹的那个,容易害羞的小女人。 “走吧。”邢泽恩最近心情大好的时间很多,连跟随他许久的司机都拿到了比以往多一倍的奖金。 另一边,万暮烟在白家的日子,轻松而又愉快。 她不再去考虑乱七八糟的万家的事情,邢泽恩惩治了那些以下犯上的佣人,也算是帮白绯玉报了仇。万暮烟难得放松,每天就跟在白妈妈的身边,陪她看看花,陪她织织小毛衣。甚至,在白妈妈的帮助下,她学着织了人生中第一条深蓝色的围巾,男款的。 “当初我虽不是很赞同你和邢少爷在一起,但是既然你坚持,也就随你去了。”白妈妈坐在摇椅上,区块链kvbank.cn,半眯着眼睛:“但是绯玉,你要知道,生活都是自己的,婚姻也都是需要经营的。只有你去认真对待另一半和家庭,才能得到最好的回报。” 跟白妈妈在一起生活越久,万暮烟越体会到了家庭的可贵和温暖。像这样的许多话,许多道理,都是只有妈妈,才能传授给下一代的。 “只要啊,你们都好好的,妈妈也没什么遗憾了。”白妈妈温柔的微笑着,轻轻抚摸着万暮烟的长发。她的眼睛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仿佛有些遗憾,又有些伤感。 “妈,说什么呢,您好好的,我们才能好好的。”万暮烟立刻打断了白妈妈的话。她越来越喜欢这个温暖的小家庭,不忍心有任何变故来打破它。 摇了摇头,白妈妈笑了笑,不再言语,平静的晃着摇椅晒太阳。 不过,该来的,也总会来的。 过了还没有一个月。同样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白妈妈的精神突然变好了。她开开心心的煮了一大桌好吃的,看着万暮烟白斐然和白爸爸一口一口的把一大桌子东西都吃完,然后说要去午睡一下。 她睡着了,就再也没有醒来。 白妈妈下葬那天,阴雨连绵。邢泽恩撑着一把黑伞,沉默着走在万暮烟的身边。 白爸爸选了很好的位置,依山傍水,说是天晴的时候,偶尔还能看到彩虹。 万暮烟脸色苍白,看着装着白妈妈的水晶棺一点一点被埋在深厚的泥土中。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滑落。虽然仅仅一个月多的相处,但是她已经彻底的把白妈妈当成了她真正的母亲。 一条手帕,被一只修长的大手递过来。 万暮烟抬起头,看到邢泽恩,邢泽恩有些别扭的转过头去。 他父母早逝,从小生存在需要勾心斗角才能生活下去的家庭里,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家庭的温暖,自然也没办法理解这样别离的情形。但是,邢泽恩一句话都没有说,只是平静的,陪伴在万暮烟的身边。 “哭出来吧,已经没有人了。”参加葬礼的人渐渐离去,只剩下万暮烟还愣愣的站在墓碑旁边。白爸爸由于哀痛过度,被白斐然带去医院了,现在,整个墓园,只有万暮烟和邢泽恩两个人。 “……”万暮烟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,她慢慢的蹲下来,突然嚎啕大哭起来。她似乎在宣泄着什么,在哀痛着什么,似乎要把她所有一切不平的遭遇全都一次性哭个痛快。 邢泽恩没有安慰过人,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这个哀痛的小女人。 他父母去世的时候,他才刚一岁。后来,爷爷去世的时候,脑子中也全都是应该怎么从邢老妇人手中抢回更多的邢氏财产。 +(微信) 公众号 【bbti论文】回复书名,即…可阅读全本书。他有些手足无措,想要说些什么,又闭上了嘴巴。 随后,一件还带着男人体温的外套,轻轻的落在了万暮烟的身上。
上一篇:无删减爱从风中走来小说完整版爱从风中走来TXT在线阅读
下一篇:小说情愿不知你爱谁全文阅读情愿不知你爱谁在线免费阅读